LIfe And Game

搜索
查看: 2995|回复: 1

一位前线组长的回忆——陨落之鹰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5

帖子

517

积分

真红正式队员

Rank: 2

积分
517
发表于 2019-5-25 12:4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Dawnguard 于 2019-5-25 12:48 编辑

19891220xx点,晴     巴拿马某处
刚刚接到通知,今天下午我们的一架“黑鹰”直升机在城内中弹迫降,当地民兵组织包围了飞机残骸。而我们的任务则是进入城内,救出幸存的飞行员然后撤离。看似十分简单的任务对吧?进城,找人,最后把人带出来。对方只是一群没有训练的民兵,正规军的抵抗几乎不存在了,而我们是训练有素,装备精良的美军……但是这场战斗没有想我们预期的那么简单,我们大错特错,深陷泥潭,损失惨重。
当时我们集合的时候,居然发现我们的载具只有m113,至于为什么没有更好的装备,原因很简单——高层认为都是民兵,m113足以对付这帮乌合之众。每一个火力组都有一名AT兵,一名机枪手,没有机枪副手和弹药兵,只有组长拥有可以连发的XM177E2,小组其余兵种都是M16A2。而我,被任命为阿卡犬的一组火力组组长,拥有一辆m113和6名小组成员。
  我感到很紧张,不仅仅是这次装备没有以前任务那么好所带来的不安,而且我很久没有好好干过小组的指挥了,一个失误,就有可能导致整个小组为我陪葬,我的决定,不仅仅再是决定我个人生死那么简单了,我得做到0失误,让我的小组,全部活着回家。
  刚开始还是很顺利的,我们进了城,没有一点阻碍,同时也看不到任何平民。一切都太过安静了,安静的让我不寒而栗,望着四周的建筑,我很害怕突然从某个窗口伸出一个RPG,让我们整车人去见上帝。冷静,分析接下来该如何正确的执行命令,营救出飞行员,才是我该做的。
  我们离坠机点越来越近,突然一阵枪响,让我们再次紧张起来——我们在车内什么都做不了,唯有祈祷机枪手能用.50撕碎他们。几辆m113上的.50一直没有停过怒吼,敌方的机枪手也在疯狂的朝着头车开枪,幸运的是,我们乘坐的是第二辆m113。 “头车遭受袭击,推进受阻,步兵下车!”班长吼到。我随即下达命令:“除司机和炮手外其余步兵迅速下车!去道路右边的房子,依托房屋进行掩护,反击!”步兵们迅速下车,占领了房屋,并迅速建立起了防御。我看着前方那辆冒烟的m113,那一车的士兵刚下车,就被不知道哪里架着的敌军打倒在地。受伤士兵的哀嚎声,.50的怒吼声,敌军ak74和pkm的开火声,回荡在我的脑海。由于.50就在我们附近不断开火,声音特别大,所以一时不好辨别敌军的具体位置。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他——和我们就隔着一座院子,是从正东方赶来的敌军增员,现在位于我的正北方。我迅速消灭了他之后,命令机枪手盯紧他们刚刚出没的地方,敌军增员方向我也派人警戒。随即接收到命令:吧伤员拖到安全的地方。突然一声枪响从后面传来,接着和我的小队成员发生了交火,我很纳闷:后方有着我们自己的m113警戒,为什么会有敌军存在,而且向我们最前方的部队开火? 但是容不得我多想——谁开枪射击我们,我们就打回去。蘑菇在这场小规模冲突中倒地,后来的事实告诉我们,这很有可能是一次友军误击。我标注了绿色med点,并呼叫了医疗兵支援。此时接到了新的命令“二队损失惨重,但是我们必须推进。”所以,推进的任务,就落到了我们头上。我迅速作图,规划出路线,开始了战斗。
  推进初,没有遭到大碍,敌军反抗力量很薄弱,各个队员都表现都很出色,m113也非常配合我们的行动,我们消灭掉了视野内的一切敌军。但是随着2队减员严重,直到暂时退出推进。我们发现:现在我们只有一个4人的小组了,还得掌控道路左右两边,也就意味着,每一边只能有两个人。真是糟糕透了,4个人加上一辆m113,得推进至坠机点,面对着未知的敌军,未知的危险,真是一个“非常棒”的任务。但是军令如山,而且时间紧迫,我们必须硬着头皮上。
在推进至坠机点所在的十字路口的时候,东侧出现大量敌军,m113视野受阻,导致道路左侧没有找到良好掩体的那两名队员,被疯狂攻击,前来支援的猪宝试图探头向他们射击,也被打到在地,现在只剩下我和机枪手还在道路右侧苟延残喘了。好在我们所依托的房子,后方可以直视那群敌军。乘着敌军注意力都在左边道路的那两位队员时,机枪手迅速寻找位置,开始了还击,醒来的猪宝也迅速加入战斗。终于我们把他们打退了,剩余的残兵败将,开始往南侧撤离,也就是我们的后方,他们企图绕后袭击,我向班长汇报之后,便开始了ACE统计:一名队员倒地,多人负伤,好在伤势不重,很快可以恢复战斗。正打算松一口气给自己包扎的时候,突然发现坠机点后方还有几名步兵,他正在望着我们这边!我感到一丝凉意,由于害怕而迅速的大吼道“前方敌军!”并且抬枪射击,试图抢先击毙已经瞄着我的敌军,m113机枪手接到指令,开始向敌军射击,在m113的火力掩护下,我退到了房屋后方,这时候增员赶到,帮我们消灭了剩下的敌军。“各队,ACE统计!”班长说道。“ACE统计,挨个报”我下达了命令,队员们快速进行了反馈。“这里是A队,A队倒地一人,其余人员状态良好,弹药充足”我也在第一时间反馈给了班长。 “收到,请把伤员护送至med点,医疗兵会赶往救治。”“一队收到。”我看了一眼地图,发现我的med点还在,而且暂时没看到其他med点,就没有多想,把伤员放在了原来的med点。便带着队伍继续执行任务。
在我们继续推进的时候,我寻思着:着伤员在后方老半天了,怎么还没有被治疗好?于是我无线电呼叫伤员,可是没有反应,我就觉得奇怪,于是我打开地图,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——我的med点被删除了,有一个新的med点,我立刻明白了为什么伤员迟迟没有重新加入战斗,并迅速汇报了班长。此时我问了一下猪宝:“我们小队有名伤兵,需不需要等他重新加入战斗我们在推进?现在人有点少,有点吃力”“不行啊,时间紧迫,我们只能先把伤兵交给医疗组,剩下的人必须得继续前进。”猪宝无奈的回答道。
一番战斗,成功营救出飞行员后,我们开始了撤退,由于飞行员占用了乘客位置,加上道路四周的危险并没有被排除,班长决定让步兵下车,在道路两旁协同m113一同推进至撤离点。在推进途中,一个大型建筑里面藏着的敌军向我们开火,并且他们的埋伏很成功,多名友军倒地,推进受阻。我们一组将配合其他小组进行清缴大楼。在这个清缴过程中发生了很有意思的小插曲:一名敌军探出头来向我们射击,我躲了回去,友军和他一阵交火之后,停止了射击,我以为他已经被消灭了,于是探出头重新架着道路,结果突然一个人再次从那附近探出头,吓得我直接一枪下去把他打到在地,我定睛一看,被我击伤的是友军!好在他的伤势不重,马上爬了起来跑到后面进行包扎,就在他后撤的时候,原先的敌军再次从同一位置探头,我下意识开枪之后不得不吐槽“怎么他们没对死着厮还没汇报,而且刚刚那个友军就在他前面的一个门出来的,居然没发现这名敌军hhhhhh。”任务继续进行,不一会,我们小组接到新命令——在指定区域内建立防御。我迅速带队前往任务地点,着手布防。来自左边的一波敌军很快被我们打退,正当我们松口气的时候,敌军APC突然驶来,就在我们的院落前停了车,一股深深的绝望向我袭来,我觉得我的死期要到了,“敌军APC!寻找掩护,快后撤!”我本能的竭尽全力的大吼道,希望队友可以及时逃跑。好在我组的m113持续向他开火,导致他第一时间没有看着我们的院落。于是我迅速拿起背上的筒子,瞄准了这个铁王八“后方清空!”我怒吼道。没有等代确认,我就扣下了扳机,应为我知道,此刻,容不得我半点犹豫——我等待确认这段时间,敌军早就会击毁我们的为数不多的m113。筒子发射出的炮弹伴随着我的怒火命中了敌军APC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敌军的装甲化作一团烟火,我还没来得及高兴,第二辆APC也跟上来了,并且这次,他的炮口是对着我的。我迅速后撤,但还是挨了一炮,幸运的是我还活着,并且躲在了房子后面。我立马用无线电呼叫车组,寻求帮助,这时候司机跳下了车,“后方清空!”盖伦x喊道。“清空!”机枪手随机响应。再次随着一声爆炸,敌军赶来增援的APC也变成了废铁。“哈哈哈,该死的APC,想不到吧,我们车组早就背上了库存里面的筒子!”盖伦X高兴的喊道。来不及窃喜,我们就再次接到指令“后撤到指定位置”,我带着队员迅速后撤,但是奇怪的是后方的枪声一刻也没停下,而且车队后方的部分载具已经被击毁,正在冒着熊熊大火,被击毁的载具周围,有大量友军倒地,难道我们后方被人偷袭了?我迅速向班长确认情况“这里是一队,请问后方是否为敌军?”“不知道,自行判断。”班长回应道。“一队收到。”结束汇报后,我便和队员说道:“刚刚询问过了,不确定后方是否为敌军,看准了打,别再发生友军误击事件了。”很快我们发现了背后的确是一小股敌军,其余小队部分幸存者和我们一起,消灭了这股敌人。战斗结束后,我再次做了ACE检查,我很高兴我们的队员在这场冲突中没有一人倒地,医疗物资也还算充足。总算可以喘口气了。我望着这条街,大批倒地等待救助的友军,无力的呻吟着,“看这个情况,何止是损伤过半啊”我小声嘀咕道。再看了看地图——撤离点虽然不太远,但是按照目前的进度,那是个遥不可及的距离。高强度的作战使我感到很是疲惫,并且感到迷茫:在这么打下去,我们一定无人生还。
  休息完毕后,麻雀观测到进城的大桥被堵住了。只能启动备用方案——我们直接攻打附近的体育场,把他抢下来,并且建立防御,等待直升机救援。“1队,这里…辆没人的…….请派人…….”突然无线电的声音断断续续,我费力的辨别着具体内容,“收到”我回答到。“1队,谁能来这边空的m113当司机?”我用无线电呼喊着我的队员。可令我没想到的是,无线电出了问题,应该是那一发炮弹把我的无线电打出问题了。我的话也是断断续续的传了出去,导致队友们以为我说的是最前面的一辆m113,纷纷向前走去,离我越来越远。这时我看peek还在附近,便用无线电呼叫他,结果也是没反应。“该死的无线电”我暗自咒骂着。此时我已经听不太清任何人的命令或者是话语了,一定是那一发炮弹使我的耳朵和无线电都出了问题。“永远的…..的炮手怎么…人?迅速…….”“枫……上哪辆…….?”我费力的辨别着他们到底想表达什么,尽可能的搪塞或者回复,终于,我上了一辆空的m113的司机位,没有人来当炮手,我就跟着队尾,缓慢前进着,我的脑袋仿佛已经空了,嘈杂的无线电已经使我烦躁。就这样浑浑噩噩跟到了体育场,我驾驶着m113,缓缓地到达了中央,呆呆的停在那里,无线电质量越来越差,我意识到我即将失去连接,并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“迅速按照指挥顺为来接替指挥,我无线电出问题了。”话音刚落。一声清脆的女声提醒了我“连接丢失”,此时嘈杂的无线电瞬间没有一点声音了,周围是那么的安静,我手握方向盘,看着队友们在碉堡附近向敌军开火,rpg在四周爆炸,我方AT兵也迅速击毁敌军载具,火光冲天,枪声不断。我闭上双眼,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,不知道我到底是放弃,还是对这场战斗的麻木。突然无线电又传来了声音,我的通讯又恢复了,我不得不再次投入战斗,坚守阵地,直到直升机接我们回家。
  很快,直升机赶来,并且把我们全部带回了家,我们在直升机上嘻嘻哈哈,有说有笑,都在庆幸自己可以从这个泥潭中活着回来。当直升机落地的时候,等待我们的却不是胜利的贺词,而是“任务失败”的通知。我们都大跌眼镜,后来才得知,直升机驾驶员被放跑了。。。然后有一名友军把他给击毙了。。。所以导致了任务的失败。这个似曾相识的结局。。。难道真红所救的人质,八成都没有好下场是真的???

0

主题

3

帖子

13

积分

禁止发言

积分
13
发表于 2020-1-22 19:3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LIfe And Game ( 渝ICP备16008828号-1 )

GMT+8, 2020-2-23 16:20 , Processed in 1.144517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